执法奇葩:沈阳一交通事故赔偿案26年处理未果


  

本网辽宁讯:(记者岩石)1995年10月16日这天,对于刘贵银来说,是个令其痛彻心扉的黑色日子。 这天,儿子刘养胜在沈河区万泉饭店门前被车撞成一级伤残植物人,卧床二十多年后因无钱医治含屈离世。其间,为了给儿子讨个合理说法,他坚持至今的维权之路可以说是历尽艰辛、受尽磨难。这期间,被打、被刑拘、被限制人身自由、被抄家、被监视居住……而且这一“告”就是26年,换来的却是毫无结果的结果。

现年74岁高龄的刘贵银,是一名已离职的党员干部。曾任曙光林农付产品经销部和全余仪材行总经理兼股份制董事长。乐观豁达的他,本以为退休后可以陪子孙安享晚年,没成想却遭此厄运,儿子车祸离世,原本其乐融融的一家从此跌入痛苦的深渊。

按照常理,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交警在勘察事故现场后,依法划定责任,或调解,调解无效后,依法追究责任人责任就可案结。但刘养胜这起交通事故,为何却一拖26年,至今无果,是刘贵银枉顾法律,不通情理,还是交通执法部门执法不力不公?还是个中另有隐情?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起简单的交通赔偿案变得扑朔迷离、复杂难断?在处理这起交通赔偿案的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一位老人倾尽所有、执着维权26年?

下面是刘贵银老人的自述: 1995年10月16日那天儿子出了交通事故,我和家人三天后听到消息赶到沈阳四六三医院。儿子刘养胜被撞后,不省人事,已经变成植物人。刘养胜伤情后经五大医院专家教授诊断,平均每月需医疗费10-15万元,需10-20年才能康复,仅治疗药费等费用就需要三千万元以上。

交通事故现场已经被破坏,我到沈河区交警队,交警不给我家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肇事司机是北方航空公司(现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职工刘长昕。在事故发生三个月前我的儿子刘养胜曾经告诉我,北方航空公司的刘长昕、张振海科长曾找他一起贩毒,让刘养胜去哈尔滨设立销售点卖毒品,年薪100万,儿子刘养胜被我及时制止并进行了严厉教育,刘养胜悔过打消想法后回到沈阳继续跑业务工作。同时也果断拒绝了刘长昕等人的拉拢,怎料不过3月就出了被车撞的事故。而且肇事者就是刘长昕等人。

之后我多方面打听了解,搜集相关材料才知道坑害受害人我儿子3刘养胜,造成一级伤残植物人的内幕令人发指,随后我不断上吿,至今没有得到公平合理的解决。

这起交通事故,表面看来是一起交通肇事,其实是杀人灭口,故意谋杀行为。因为名义上是司机刘长昕开车,实质上是北方航空公司工会主席张福来开车,他们驾车过万泉交通岗道口时,高速行车不减速,黄灯警戒不瞭望,正面撞人不刹车,不采取任何措施,把刘养胜正面撞出27.6米远后才刹车,张福来等五人合伙破坏现场,并伪造现场。沈阳市沈河区交警大队胡某某是此次事故的办案人,此人在此案办理过程中徇私舞弊、包庇犯罪嫌疑人刘长昕等人合伙破坏伪造现场、不去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不依法移交检察机关,这是严重的渎职犯罪违法行为。另外,胡某某还收受北方航空公司后勤科长张福来30万元的贿赂。我控告到法院时,法院判决不公,沈河区法院刘某某法官,执行员蔡某、潘某、田某当时向我本人索要30万元帮我办理执行和纠正判决,被我拒绝。一切我有录音为证,录音证据我一份交给沈阳市交警支队事故处李科长,一份被沈河区交警大队孙科长及席中队长在我去北京上访途中拦截抢走。我控告到检查院关于胡某某等人读职的事实,违法行为以及造成的后果,几级检查院包庇袒护,不给立案,以至于我上访20多年。

我向各级政府反映的问题得到中央省市的重视,但转办到地方后,有关部门却拒不重新审办。不但如此,竟然被沈河区交警大队汪某某、田某某、孙某、王某某等人打击报复,先后10次非法拘禁我本人,把我关在带铁窗的旅店地下室。限制人身自由,打骂等,时间合计长达半年之久。较重的两次被打成小腿骨折,另外两次一次全身轻微伤,一次脑外伤综合征,经医院诊断为综合性脑外伤综合症,建议住医院综合性治疗。不但如此,沈河区交警队孙科长还扬言对我讲:今后再敢告,整死你,让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孙科长、王某某等人以领导接待谈话为由,将我骗至沈阳市铁西区工人村派出所,一进办公室,孙科长就照头猛击一拳,讲:让你告,今天整死你。说完一顿猛打,打到我昏迷倒地不醒人事才停手,工人村派出所四五个民警在场无一人劝解和制止,后又诬陷我以在北京上访有扰乱公共社会治安秩序嫌疑拘留10天。

我被释放后,他们不让去北京上访维权,派一辆车4-5人24小时对我监视居住。并先后七次非法侵入我住宅、抄家、搜、拿、抢、盗、毁坏上访材料证据、财物现金3万元,抢走和田玉发票250万元(原发票)。现市场价值一个多亿元以上;把米面油倒撒满地,水开关整坏,漏水一地,把电冰箱电源整坏,使食物变质。我无数次报警110铁西公安分局工人村派出所,但他们只草草立了一次盗窃案,后又推脱说管不了。

铁西区十二路派出所董所长,为了压制我上访,把我非法拘禁在狼家旅店地下室拘禁一个月。致使我家中无人,六颗法国兰花旱死,造成60万元的损失。沈河区交警大队孙科长、席中队长等人拦截我去北京上访,抢我拉车背包,内有上访材料证据书证。身份证、录音磁带、U盘、录放机一个、微型收录机一支、生活用品、衣物、现金2000元……扣着。多次报警到沈阳北站派出所,但他们受理后却不管不问。至今快10年了,这些被抢物品仍然扣着不给。我多次控告,但他们互相推拖,无人处理。

事故经过及处理过程令人发指:三个月前刘长昕、张振海科长等人拉拢刘养胜贩毒,在哈市设点,由刘养胜负责,被刘养胜拒绝后便故意开车撞人,(涉嫌黑恶势力,变相杀人灭口嫌疑)。以司机自述,汽车照片,现场图,证人证言和五大家医院专家和教授诊断会诊为证,医疗鉴定为证。刘养胜当时没有被撞成植物人,送四六三医院时疼的大叫,两个人抱不住,民航公司的张福来、张振海、李宝林、刘长昕其四个人用绳子给捆在床上,找高广文医生打一针,一直没醒过来,成了植物人。(以同病房开颅小孩的妈介绍讲话录音为证)。治疗不到两个月,张福来等人逼病人刘养胜安乐死,对我们讲:“你孩子是脑干损伤,到哪里都治不好,国家有规定,治不好的病,可以实行安乐死。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规定的邓颖超委员长提倡的”。以谈话录音为证。我们说:这才治疗不到两个月,我得把CT片拿到医大医院确诊是不是脑干损伤,能不能治好再定。我们把CT片拿到医大一院刘永吉教授诊断讲:怀疑脑干损伤不是脑干损伤,是脑池、脑宝渗血,但也不好治,需要很长时间,费用很高,需每月10万多元左右,10-20年才能完全康复,我把诊断交给张福来,他说:“你不同意安乐死,自己花钱治,我们不管啦”。之后拒绝支付医药费。沈河区交警大队胡科长说:你不同意安乐死,自己花钱治,等治疗结束后再处理。我们要责任认定书起诉于法院追要药费,他不给。为挽救孩子的生命,我高息借款累计610万元,月息5%支付利息。25年仅利息造成900多万元以上的损失,以借款证明为证。在我无数次控告下,拖了三年才给责任认定书,95年发生的交通肇事,97年才给责任认定书。双方签字是97年。以双方签字的责任认定书为证,胡科长明知现场图是伪造的,互相矛盾还是枉法裁定:1、司机刘长昕车速过快负事故的主要责任,2、刘养胜不避让机动车辆负事故的次要责任。

后期通过精心治疗,刘养胜伤情好转。当时沈阳日报还以《植物人被促醒了》一文作了报道。辽宁法制报也以《撞人者赖掏医药费,被撞者险些成植物人》作了报道。但刘长昕等人里外勾结,赶病人出医院回家养病等死,并用用假药、过敏药迫害,导致刘养胜已苏醒又一次成为一级伤残植物人。

为了救治儿子,我只得不停上告维权。我不是无理取闹,更不想给政府添乱。在我无数次控告下,沈阳市交警支队李科长等人97年才给的复议处理,承认以上事实并调解结案。双方签字同意后并让我写了不再上告的保证书,但双方签字同意的结案决定书只有一份,不给我们受害者。他说会转责任单位处理落实,落实不了再给我家。后来告诉我们签署的决定书丢失,这是赤裸裸的毁证啊!

协议决定书内容是:不追究任何人的刑事责。刘养胜再让一分责任,按1:9调解定。确保刘养胜按医院要求每月支付10万元药费转外地治疗,一切按医院要求办。合计每年支付132万元药费护理等费用。直到刘养胜康复为止。到2017年应支付3036万元结案。虽然协议决定书被他们故意弄丢,毁证,但我们现在手中还有佐证据,一是以盖有支队公章的按1:9调解决定。二我有沈河区交警大队写给民航领导盖了事故章印章的便条。三是有我写的不再上告的保证书内容为证,在保证按医院要求,保证足够药费、护理费的情况下,不追究刑事责任,否则一告到底,也足以证明,调解双方同意结案。

之后我告到沈河区法院,法院的判决漏洞百出:一审判给一级伤残植物人刘养胜一月一千元医药费,二审判一月一万元。刘养胜在严重缺少药费的情况下,实际三个月月需交医药费6万多元、7万多元、10万多元。另外,维持治疗还需交叁万元左右药费,以住院、医院开出的医疗费发票为证。

2019年,调解书交到沈河区法院张某某庭长手中,又转王院长处理接待,同意一次性支付1350万元全部结案,为了尽快解决纠纷,我家把刘养胜到2017年已交的药费等费用合计2040万元都不要啦!但至今却不给判决执行。原因是沈阳市中院有关人员以沈阳市检察院监督抗诉不支持,沈检民行(2013)179号为由,不让沈河区法院处理解决。

判决书也是矛盾重重,令人无法接受。我前期交法院药费收据先后10次,共计235万元,以一二审法官审查法官刘某某和刘某某验收签字为证,不是判决书中判的,一审判77.562万元,二审判49.6万元,少判108.4万元。一审上交法院药费票据计算错误,第一次上交编号数额登记36.6029万元,没有编号药费票据6万元,共计:42.6029万元,以刘法官、曹某验收签字为证。第二次编号数额药费登记8.2489万元,以刘法官、曹某验收签字为证。第三次编号数额药费登记197238元,以刘法官、曹某验收签字为证。第四次编号数额药费登记合计177162元,以刘法官验收签字为证。合计88.889万元。加上被告支付给医院药费54.135万元,一审共发生药费142.2239万元,不是判决书判的77.5682万元,少判64.5419万元。一审被告单支付医院药费计54.135万元,按双方责任应扣10%由刘养胜承担。判决书中只讲应扣除,文字上混淆是非,执行上扣100%,多扣48.721万元。二审刘养胜家长上交药费数额编号登记的药费票据上交法院,共计72万元,加被告支付给医院的药费20万元。共计92万元。判49.6万元,少判42万元,第一次上交药费234811元,以刘法官验收签字为证,第二次28031.6元以刘法官验收签字为证,第三次上交40.0409万元,以刘法官验收签字为证,第四次上交17364元,以刘法官验收签字为证,第五次上交46111.5元,以刘法官验收签字为证,加被告支付给医院20万元药费,共计发生药费92.68万元,不是判决书中判的49.6万元,少判43.08万元。二审期间被告单位给付医院药费20万元,按双方责任,应扣10%文字上只讲应扣除,混淆是非,执行上扣100%多扣18万元。伤病人误工费、业务员、基数350元,补助900元,加奖金每月收入3250元,从95年10月入医院治疗判到2003年7月止,共计99个月,合计31.55万元,不是判决书判的,每月350元误工费判9450元,少判30.605万元,以工资证明为证。和95年10月入院治疗时间,判到2003年7月时间后另议。判决书期限为证,合计99个月。住院补助费每月450元,99个月计4.455万元,判1.53万元,少判2.8万元。营养费根据医院要求每天50元以上每月1500元,99个月计14.1万元,判1.35万元,少判14.85万元,以医院出据要求营养费证明为证。护理费按医院要求每班2人护理。24小时轮流护理,合计每天需6人护理,6人护理人员工资其父总经理每月工资4000元,补助3000元,合计每月7000元,其妹业务员按平均工资收入2500元/月,叔伯长兄每月工资850元,二兄800元,四兄每月工资750元,其母每月650元,合计每月护理费共计12550元,99个月计120.175万元判3.6万元,少判117.115万元。以工资证明和医院要求24小时轮流护理,要求每班2人护理证明为证。外省人员的住勤补助费,每人每月450元,6人计每月2700元,计99个月,计19.98万元被漏判。判决书中的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补助判有的30个月,有的29个月,有的33个月,应从入医院治疗算起,从95年10月到判决书判到2003年7月。后另议。计算统一时间计算是99个月,不是30个月、29个、33个,准确时间是99个月。补判到2003年7月内申诉期间发生的药费票据,上交辽宁省高院1-185号编号数额发票合计:235.373万元。请求补判给刘养胜。处理交通事故人员的误工费,3人计按平均工资每人2000元,合计每月6000元,99个月计57.4万,判决书中与护理费合判在一起8.16万元,等于没判,应单独计算以平均每人月2000元合计57.4万元补判给刘养胜。出省处理交通事故人员3人,住勤补助费每人每月450元,3人计1350元/月,合计13.365万元漏判,应给以补判。

因判决不公,我2019年上访到中央巡视组,组长赵风桐交办给最高人民法院处理,最高法院法官于2019年11月18日在辽宁省高院召开了四级法院电视视频会。会上最高法院法官表示,按2001年双方同意的一次性支付1350万元结案。到2017年实际发生药费等各项费用合计2040万元不要啦。会后沈河区法院周院长等人做了诉求询问笔录。我表示按以下3条,按哪一条处理判决都行,只是越快越好,哪条最快按哪条处理:一是按2001年双方同意一次性支付1350万元结案。二是按实际发生到2017年已发药费各项费用2040万元判决。三是按97年沈阳市交警支队动员调解双方同意签字结案内容到2017应支付3036万元结案。已经拖了20多年啦!再拖就要把人给拖死啦!

后中央巡组交办给最高检察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转交省检察院扣一年多,承办人霍某某又以不属省人民检察院管辖又把此材料转沈阳市检察院处理。市检察院扣一年多,在不断控告下,承办人宋某讲不屠我院管辖,将该材料转沈河区检察院,没得到回复,我不断控告下,市检察院承办人宋某以书面盖公章答复函。让找沈河区检察院七个工作日答复,我多次去沈河区检察院,梁科长接待讲以前给过你二次书面答复意见,决定不立案。错对我们都不管拉,由上级检察院纠正并立案处理。

至今此冤案得不到公正解决,我已走投无路,无处伸冤。

 

一起并不复杂交通肇事赔偿案,一位老党员26年的维权路,这不是一道和谐社会应有的风景。老人的诉愿很简单,给死去的儿子讨个公道,拿回自家损失的四分之一即可。他说,作为一名老党员,他不想给政府添乱。



2021-10-28 11:31:55 搜狐号:财经新观界

南方法制网 2019 © SOME RIGHTS RESERVED